×

王梦之艺术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就可以关注王梦之艺术馆的官网

分享到:
艺术简介
      1. 王梦之网络艺术馆简介
      2. 王梦之,中国“五形体”(书体)书法创始人;中国五形体书法研究院院长。祖籍山东,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第五十六世后裔,自幼蒙受家学熏陶,醉心于书画,十几岁便名扬乡里。毕业于中央美院石齐导师工作室,师承于石齐先生。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鲁苏书画家联谊会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界联合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社社员、东西方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羲之研究会理事、中国翰墨缘书画院特聘一级画家。 中国书法从甲骨、钟鼎、篆、隶、楷、行、草漫长演变中,蕴集了历代书法家的呕心沥血;创造了如此浩瀚的书法艺术之海。当代著名书法家王梦之先生,肩负历史、时代的重任,汲取了曹全碑、圣教序碑、张迁碑、郑文功碑、赵之谦帖这五大碑体的优势与精华,融会贯通,专研苦悟、极力求新,历经数十个春秋,忍饥少眠的磨砺;把五形之盛衰变化之道融入书法的刚柔变化之中,把中国书法抽象美和意象美有机结合起来,彰显书法艺术在对易、儒、道、禅思想的基本运用,王梦之先生的五形体书法作品经中国版权保护中心于2011年1月20日认定、审核通过,王梦之先生以作者身份享有终身著作权,登记号为:2011—F—035862;从此拉开了中国五形体书法变革创新的序幕。 王梦之的五形体书法,以楷为基、以隶入笔、以草行笔,揉以篆体、魏碑之形,厚重中不乏飘逸、流变中不失法度,在看似遂字赋形中,却蕴涵着精深的构思与布局,又结合自然万物之循规,集土之沧桑厚重、集木之扶疏繁茂、集水之随形流变、集火之粲然奔放、集金之铿然瘦劲,得金木水火土之精华,泼洒于宣纸之上,在顿挫抑扬、曲折回旋、浓淡干湿中,墨韵洋溢生辉,使书法作品宛如山河画卷一般、引人入胜。 王先生多年来创作了许多中国画,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并获奖无数;曾被人民日报、法制日报、广东卫视、齐鲁卫视、陕西电视台,人民网、东方艺术网、博宝网、中国经济网、世界华人艺术、《中国当代美术书法家》、《功在千秋扶贫书画集》、《当代书画名家墨迹大观》、《慈善书画全集》、《中国精品艺术》、《中国书画名家精粹》、《中国收藏》、《世界华人艺术》等多家媒体及刊物报道。详细>>
艺术新闻
    邵大箴:文艺不当求表面繁荣 虚境是成功要素

    著名文艺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先生31日在此间论及中华美学精神之内核,称文艺创作者只有到达“虚境”之境,其作品方能真正打动人心。

      当日的“艺术家眼中的中华美学精神”专题研讨会上,邵大箴先生首先提及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即“当代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当代中国为什么产生不了大科学家、大思想家、大文学家、大艺术家?”他表示,关于文艺这部分,我觉得其中跟我们对中华美学精神学习、领会的不够很有关系,即中华美学精神的“虚境”我们不太注意。

      “虚境”是由实境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的空间,它一方面是原有画面在联想中的延伸和扩大,另一方面又是伴随着这种具象联想而产生的情、神、意的体味和感悟,即“不尽之意”。

      邵大箴认为,好的文艺作品那种打动人但说不出来的东西,是诗意,不管表达什么题材,重大题材也好,艺术小品也好,必须要有诗意诗性,否则是不能打动人的。“客观现实美对艺术家的启发,对他产生一种感动的作用,诗意又来源于艺术家的主观感受,这是主客观的统一,所以诗意诗性的作品一定是主客观交融的,既传物质神又传作者的神。”

      邵大箴强调,“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必须要非常冷静的、理性的并富有感性的去深入生活,对生活进行观察、分析、批评包括歌颂也好,必须都与客观现实有一定的距离。换句话说,就是艺术家不能有直接的功利目的。”

      邵大箴认为,“虚境”是中华传统美学精神的重要内核,当然我不是说虚境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虚境对我们抑制和批评当前艺术界浮躁、求表面大繁荣的风气有作用。所以,艺术家提高艺术修养,研究中国美学精神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邵大箴的观点,北京人艺一级编剧郭启宏表示赞同,“关于戏剧追寻什么历来有多种说法,有一种叫教化说、娱乐说、盈利说等等,这些说法尽管不无道理,但唯独漏掉了最本真又最高贵,因而也是最重要的品格,这就是审美,我认为戏剧创作和演出活动原本是高尚的,尊贵的审美活动,成功的戏剧作品就是在张显美学精神,中国戏剧发展到今天一些戏剧活动理应旗帜鲜明的彰显中华美学精神。”

      郭启宏表示,“我认为中国戏剧的终极追求应该是对中华美学境界的追求,美学境界有两个层面的含义,第一层面是立足于现实生活,戏剧活动必须面临当下;另一层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追寻精神的超越,对生活层面的参与不等于沉迷在世俗的欲望之中,只有超越现实功利才能使境界得到提升,就跟‘虚境说’一样,如果没有超越功利做法的话,艺术搞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