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奇艺术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就可以关注陈奇艺术馆的官网

分享到:
艺术简介
      1. 陈奇网络艺术馆简介
      2. 陈奇,字悟石,1956年出生于辽宁沈阳,旅居新加坡著名华裔油画家、国画家、双栖绘画理论创始人。其自幼酷爱绘画和音乐,曾就读于沈阳音乐学院舞台美术系、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油画研究生班。曾任中国书画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省舞台美术家协会理事等。现为新加坡奇缘艺术中心职业画家、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艺术总监、中国辽宁省鲁艺油画雕塑院专业画家、中国盛京画院艺术顾问。 艺术历程 1988年应辽宁美术馆建馆之约创作巨幅油画《灰色的梦》,并被其收藏。 1989年油画作品《人体背影》被选入在新加坡国际贸易中心举办的中国国际油画展。新加坡《联合早报》在头版发表文章,对该作品给予高度的评价,认其为中国当时最好的人体油画作品。同年又参加中国在新加坡举办的《白山黑水画展》,选送的三幅作品被当时多家画廊和机构颇为关注,均被收藏家收藏。  1990年,陈奇受新加坡鸿宇艺术中心邀请,由中国文化部派往新加坡举办油画展;后又被新加坡龙门轩画廊邀请举办个人画展。 1991年被《中国美术家大辞典》、《世界当代画家名人大辞典》收录。同年应聘在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做高级顾问。 1992年陈奇在新加坡龙门轩画廊举办个人油画画展。 1994年陈奇与新加坡艺术机构去巴布亚新几内亚写生并举办画展。 1993至1999年,陈奇从研究光和色的结合切入,在此基础上创立了新光色的绘画概念——双栖绘画理论。他首先从研究西方绘画大师的作品入手,选择不同时期的100名西方绘画大师,深入分析他们绘画使用的材料和技法,并且从理论上、观念上去理解他们的绘画精神、艺术思想理念、对光色的理解和物体反射光色的效果、限定空间及情感的宣泄方式,再结合中国的传统绘画技法,以似与非似之间的模糊意识来斟酌确定画面需要与被需要之间的微妙关系,进行深刻理解和揣摩,从而创立了古典主义、印象主义和现代主义三者不等结合的个人绘画技法。在这种技法的指导下完成了双栖绘画理论体系。 1995年陈奇的双栖绘画理论在新加坡申请了国际专利。 1995年被法国驻新加坡文化参赞授予“对西方油画最有研究的华人画家”。 1996年应邀为瑞士驻新加坡大使画个人肖像,并受邀到瑞士举办个人油画展。 1996年英国著名美术评论家见其双栖绘画作品,评论说:这种绘画概论已经摆脱了中国人画油画的习惯,作品已经融入了西方世界油画的创造理念和技术。 1997年-2006年开始每年都在德国豪华游轮海上俱乐部举办小幅油画风景写生画展。 从1996年至今,新加坡万德艺术中心总裁苏先生每年都在世界各地用不同形式,不定期的举办陈奇双栖绘画作品展览。 2007年由新加坡ARE集团出资特别为陈奇水墨画举办《陈奇水墨写意画个展》 2011年受沈阳故宫博物院之邀创作巨幅油画《醉色紫禁城》并被其收藏 2011年在5月甘肃秦安举办《陈奇双栖水墨童趣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广东省画院举办《陈奇双栖水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满韵清风陈奇双栖绘画彩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陕西榆林参加《荣光90将军名家书画展》 2011年9月在甘肃天水举办《陈奇风景写生油画精品及双栖水墨人物写意画展》 2011年9月参加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2011国际和平日纪念活动暨东北亚发展论坛 颂和平艺术展》 2011年12月作品入选“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国行”大型资料文献图书《盛世中国当代书画精品典藏》 2012年1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流金岁月—陈奇水墨人物肖像精品画展》 2012年3月在广州参加《三亚文化之旅》大型文化活动 2012年7月至8月甘肃四地举办《陈奇水墨人物及风景山水画展》 2012年8月应沈阳市光辉现代农业示范区邀请创作《高山流水》和《长城》两张巨幅国画作品并被其收藏 2013年3月应邀参加《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千米长卷》活动 2013年7月应辽宁省美协邀请参加第十四届大连艺术博览会 陈奇先生其绘画作品曾多次在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荷兰、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挪威、比利时、台湾等国家举办画展,大量作品被世界各地美术馆、艺术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家广泛收藏。作品还曾被新加坡李氏集团、新加坡IRE上市集团、新加坡同乐集团、马来西亚丰龙集团、台湾高逸集团、台湾立曜集团、香港李氏集团等机构收藏。 陈奇先生的重彩水墨写意人物画,凭借扎实的写实功力、生活基础和动漫设计特长,用独到的眼光和简洁的速写线条,聊聊数笔,就能勾勒出一个个可爱的人物形象,生动有趣,极富生活气息,特别是极具岭南画风、颇具视觉冲击的重彩人体画、母子系列画、西藏风情人物画以及风格别具、意趣天然的儿童画,深受收藏界的高度评价、喜爱和推崇。其作品系列被收藏者誉为:大简之美,童真之美,和谐之美,自然之美!!特别是《童趣》系列,简单笔墨,精深构思,自然和谐,扣人心弦!总能让人回忆起纯真、自由、快乐、美丽的童年!这些都是画家献给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2011年,在阔别祖国二十年后,受国内一些拍卖机构和藏家的邀请,陈奇先生重返祖国,以全新的艺术面貌,来回馈关心和喜爱他作品的朋友们。他的作品将不仅会给国内艺术界创作带来一股清新之风,而且也将成为收藏界的一支有无限升值潜力的原始股。 陈奇先生的油画作品1993年《荷塘悦色》被新加坡收藏家以20万新币(合人民币百万以上)收藏;《睡莲》被台湾富商以10万元新币收藏;双栖绘画作品《人体》被印尼商人以15万新币收藏;1993年《花神》被日本收藏家以350万日元收藏;《蒲公英》被日本私人美术馆以330万日元收藏,《夏日下》被日本商人以260万日元收藏;《莲荷移梦》被台湾富商以40万元新币收藏;《月影》被新加坡收藏家以50万元新币收藏等等.... 详细>>
艺术新闻
    邵大箴:文艺不当求表面繁荣 虚境是成功要素

    著名文艺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先生31日在此间论及中华美学精神之内核,称文艺创作者只有到达“虚境”之境,其作品方能真正打动人心。

      当日的“艺术家眼中的中华美学精神”专题研讨会上,邵大箴先生首先提及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即“当代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当代中国为什么产生不了大科学家、大思想家、大文学家、大艺术家?”他表示,关于文艺这部分,我觉得其中跟我们对中华美学精神学习、领会的不够很有关系,即中华美学精神的“虚境”我们不太注意。

      “虚境”是由实境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的空间,它一方面是原有画面在联想中的延伸和扩大,另一方面又是伴随着这种具象联想而产生的情、神、意的体味和感悟,即“不尽之意”。

      邵大箴认为,好的文艺作品那种打动人但说不出来的东西,是诗意,不管表达什么题材,重大题材也好,艺术小品也好,必须要有诗意诗性,否则是不能打动人的。“客观现实美对艺术家的启发,对他产生一种感动的作用,诗意又来源于艺术家的主观感受,这是主客观的统一,所以诗意诗性的作品一定是主客观交融的,既传物质神又传作者的神。”

      邵大箴强调,“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必须要非常冷静的、理性的并富有感性的去深入生活,对生活进行观察、分析、批评包括歌颂也好,必须都与客观现实有一定的距离。换句话说,就是艺术家不能有直接的功利目的。”

      邵大箴认为,“虚境”是中华传统美学精神的重要内核,当然我不是说虚境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虚境对我们抑制和批评当前艺术界浮躁、求表面大繁荣的风气有作用。所以,艺术家提高艺术修养,研究中国美学精神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邵大箴的观点,北京人艺一级编剧郭启宏表示赞同,“关于戏剧追寻什么历来有多种说法,有一种叫教化说、娱乐说、盈利说等等,这些说法尽管不无道理,但唯独漏掉了最本真又最高贵,因而也是最重要的品格,这就是审美,我认为戏剧创作和演出活动原本是高尚的,尊贵的审美活动,成功的戏剧作品就是在张显美学精神,中国戏剧发展到今天一些戏剧活动理应旗帜鲜明的彰显中华美学精神。”

      郭启宏表示,“我认为中国戏剧的终极追求应该是对中华美学境界的追求,美学境界有两个层面的含义,第一层面是立足于现实生活,戏剧活动必须面临当下;另一层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追寻精神的超越,对生活层面的参与不等于沉迷在世俗的欲望之中,只有超越现实功利才能使境界得到提升,就跟‘虚境说’一样,如果没有超越功利做法的话,艺术搞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