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奇艺术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就可以关注陈奇艺术馆的官网

分享到:
艺术简介
      1. 陈奇网络艺术馆简介
      2. 陈奇,字悟石,1956年出生于辽宁沈阳,旅居新加坡著名华裔油画家、国画家、双栖绘画理论创始人。其自幼酷爱绘画和音乐,曾就读于沈阳音乐学院舞台美术系、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油画研究生班。曾任中国书画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省舞台美术家协会理事等。现为新加坡奇缘艺术中心职业画家、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艺术总监、中国辽宁省鲁艺油画雕塑院专业画家、中国盛京画院艺术顾问。 艺术历程 1988年应辽宁美术馆建馆之约创作巨幅油画《灰色的梦》,并被其收藏。 1989年油画作品《人体背影》被选入在新加坡国际贸易中心举办的中国国际油画展。新加坡《联合早报》在头版发表文章,对该作品给予高度的评价,认其为中国当时最好的人体油画作品。同年又参加中国在新加坡举办的《白山黑水画展》,选送的三幅作品被当时多家画廊和机构颇为关注,均被收藏家收藏。  1990年,陈奇受新加坡鸿宇艺术中心邀请,由中国文化部派往新加坡举办油画展;后又被新加坡龙门轩画廊邀请举办个人画展。 1991年被《中国美术家大辞典》、《世界当代画家名人大辞典》收录。同年应聘在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做高级顾问。 1992年陈奇在新加坡龙门轩画廊举办个人油画画展。 1994年陈奇与新加坡艺术机构去巴布亚新几内亚写生并举办画展。 1993至1999年,陈奇从研究光和色的结合切入,在此基础上创立了新光色的绘画概念——双栖绘画理论。他首先从研究西方绘画大师的作品入手,选择不同时期的100名西方绘画大师,深入分析他们绘画使用的材料和技法,并且从理论上、观念上去理解他们的绘画精神、艺术思想理念、对光色的理解和物体反射光色的效果、限定空间及情感的宣泄方式,再结合中国的传统绘画技法,以似与非似之间的模糊意识来斟酌确定画面需要与被需要之间的微妙关系,进行深刻理解和揣摩,从而创立了古典主义、印象主义和现代主义三者不等结合的个人绘画技法。在这种技法的指导下完成了双栖绘画理论体系。 1995年陈奇的双栖绘画理论在新加坡申请了国际专利。 1995年被法国驻新加坡文化参赞授予“对西方油画最有研究的华人画家”。 1996年应邀为瑞士驻新加坡大使画个人肖像,并受邀到瑞士举办个人油画展。 1996年英国著名美术评论家见其双栖绘画作品,评论说:这种绘画概论已经摆脱了中国人画油画的习惯,作品已经融入了西方世界油画的创造理念和技术。 1997年-2006年开始每年都在德国豪华游轮海上俱乐部举办小幅油画风景写生画展。 从1996年至今,新加坡万德艺术中心总裁苏先生每年都在世界各地用不同形式,不定期的举办陈奇双栖绘画作品展览。 2007年由新加坡ARE集团出资特别为陈奇水墨画举办《陈奇水墨写意画个展》 2011年受沈阳故宫博物院之邀创作巨幅油画《醉色紫禁城》并被其收藏 2011年在5月甘肃秦安举办《陈奇双栖水墨童趣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广东省画院举办《陈奇双栖水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满韵清风陈奇双栖绘画彩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陕西榆林参加《荣光90将军名家书画展》 2011年9月在甘肃天水举办《陈奇风景写生油画精品及双栖水墨人物写意画展》 2011年9月参加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2011国际和平日纪念活动暨东北亚发展论坛 颂和平艺术展》 2011年12月作品入选“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国行”大型资料文献图书《盛世中国当代书画精品典藏》 2012年1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流金岁月—陈奇水墨人物肖像精品画展》 2012年3月在广州参加《三亚文化之旅》大型文化活动 2012年7月至8月甘肃四地举办《陈奇水墨人物及风景山水画展》 2012年8月应沈阳市光辉现代农业示范区邀请创作《高山流水》和《长城》两张巨幅国画作品并被其收藏 2013年3月应邀参加《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千米长卷》活动 2013年7月应辽宁省美协邀请参加第十四届大连艺术博览会 陈奇先生其绘画作品曾多次在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荷兰、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挪威、比利时、台湾等国家举办画展,大量作品被世界各地美术馆、艺术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家广泛收藏。作品还曾被新加坡李氏集团、新加坡IRE上市集团、新加坡同乐集团、马来西亚丰龙集团、台湾高逸集团、台湾立曜集团、香港李氏集团等机构收藏。 陈奇先生的重彩水墨写意人物画,凭借扎实的写实功力、生活基础和动漫设计特长,用独到的眼光和简洁的速写线条,聊聊数笔,就能勾勒出一个个可爱的人物形象,生动有趣,极富生活气息,特别是极具岭南画风、颇具视觉冲击的重彩人体画、母子系列画、西藏风情人物画以及风格别具、意趣天然的儿童画,深受收藏界的高度评价、喜爱和推崇。其作品系列被收藏者誉为:大简之美,童真之美,和谐之美,自然之美!!特别是《童趣》系列,简单笔墨,精深构思,自然和谐,扣人心弦!总能让人回忆起纯真、自由、快乐、美丽的童年!这些都是画家献给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2011年,在阔别祖国二十年后,受国内一些拍卖机构和藏家的邀请,陈奇先生重返祖国,以全新的艺术面貌,来回馈关心和喜爱他作品的朋友们。他的作品将不仅会给国内艺术界创作带来一股清新之风,而且也将成为收藏界的一支有无限升值潜力的原始股。 陈奇先生的油画作品1993年《荷塘悦色》被新加坡收藏家以20万新币(合人民币百万以上)收藏;《睡莲》被台湾富商以10万元新币收藏;双栖绘画作品《人体》被印尼商人以15万新币收藏;1993年《花神》被日本收藏家以350万日元收藏;《蒲公英》被日本私人美术馆以330万日元收藏,《夏日下》被日本商人以260万日元收藏;《莲荷移梦》被台湾富商以40万元新币收藏;《月影》被新加坡收藏家以50万元新币收藏等等.... 详细>>
艺术新闻
    在院子中独静——记画家刘默公

     

        默公从南京画家村搬到北京宋庄辛店村,是看中了村里一户农家院子,院内长有瓜果树木数十类之多,一些见缝就生的野花野草有序无序地生长,把院子点缀得生机盎然。北方底矮的房子显得敦实厚重,跟院子中的树木相应成趣,画室和起居室混杂在一块,生活与画画不分家,这种感觉正合默公之意,他说:“我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了。”

         他在这里一住就是两年,院子生活给他带来了安宁和恬适。这些年默公游走于南北,游历过许多的山水市井巷泊,积累了不少阅历,这个院子恰巧能让他的身心停泊下来,整理多年在外写生的资料,理清思路画新的作品。

     

          默公是个极其简朴的人,对生活条件要求不高。他说生活的好与坏不在于物质的富足,而在精神上的怡然自得。他也认同精雕细作的美感,但心中更爱的是自然和谐的事物。

         他朝夕在这个辟静的院子中作画、刻印,没有朝九晚五上下班打卡的制约,是完全随性、天高任鸟飞、孤云独去闲的状态。艺术家这项工作需要绵密不断的学习,日复一日的技艺磨练,看似闲云野鹤,其实并没有完全的放下,却将创作和思考蕴育于行住坐卧间,无时不在蕴酿作品的新意和内涵,其中苦乐只有画者自己知晓。

     

          画画、刻印累了,默公就在院中漫步。有时他安静得近乎发呆,其实是在细心观察花草的生长。院子也几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范围。看似笼中鸟,而这块小天地于他来说却是风情万种。

          默公好静心细,他认为在小院中能窥见大的天地,在斗室之中能养浩然之气,一切都在于用心。他沉默寡言又悠然自得的性情就是这样长年养出来的。他画室中挂一幅书法,书“慎独”二字,用来提醒自己时时要安之若素。

         春夏秋冬,小院儿随着四季变化,生欢生悲。自然之物轮回生灭,人又岂非如此?默公珍爱院中的花花草草、树木植被,平时经常除掉一些杂草,让它们井然有序,赏心悦目。花草因了他的关爱而繁荣,人养花,花养人,万物有灵,相互传递关爱的讯息,他住的院子永远充盈着祥和的气息。

          默公不抽烟不喝酒,除了画画和刻印,平时就好品茶为乐。哥们儿们也怕他一人寂寞,时常造访。毕竟他是个有情调的人,朋友来访他很高兴,看着友人们一边品茶一边聊天,话题天高海阔,无拘无束。夏天,院中有一垄金银花长得浓郁,芳香四溢,此花又有中药功効,默公就把它当清凉饮品款待来宾,如此一来,小院对于友人们更有吸引力了。清风拂来花影摇姿,默公的小院留下了几多欢笑。在这样的互动中也使他和友人得到另一种滋养。

          会摆弄小院的默公于绘画走的是苦学钻研的路子。对于传统山水画,默公有自己的理解——学古不是表面拟古。他上追宋元下探明清,特别注重对石涛、渐江等大师的学习,更让他明白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法。到了明清之际,山水画不断出新演变,有成就的画家都跳出了古人的藩篱,默公也不断地探寻着自己的路。

          他承袭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理论方法,逐渐深化自然与传统的关系。默公认为,如果只继承传统没有自然的造化,最终必然落入古人的窠臼,因此师法自然是画家重要的功课,而又必须内外兼修才能达到心手相通的境地。他不断在艺术实践中总结,在这个空寂的院落中找寻属于自己的路,在道法自然中行成着自己的风格。 

     

          默公善于描绘古典隐士、避世逍遥,以及他们对溪山清远的追求。观他的画,语言纯粹、形式独立,人文意蕴和传统精神均突显,他又善用当代的理念和视觉来理解中国山水画,因此作品又具有时代特征。默公说,山水画不能脱离山水的基本概念,随意生发而没有底线的去画,应该说其实是没有弄懂山水画,做出来的作品也没有审美和评说价值。因为真正具有价值的山水画,并非真山真水的真实写照,而是融会贯通后的心理写实。默公的画无疑是值得向大家推荐的,他的作品证明了这点。

          当代许多画家都选择了远离繁华的生活方式,他们离开大都市,在偏辟的乡村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我认为这不是许多人眼中的消极避世。相反,这是一种更加看重生命,关照生命的行为。清静是更彻底的反思、学习的条件,不断的反思与吸取养分,才能最终找到艺术与人生的突破。默公也是如此,院子生活正是他艺术修行的纯净场所,在这个寂静的院落中他坚定地守望着自己的理想,尽心培养着心中的那棵艺术大树。 (文/何金拾:著名书画家、评论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