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奇艺术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就可以关注陈奇艺术馆的官网

分享到:
艺术简介
      1. 陈奇网络艺术馆简介
      2. 陈奇,字悟石,1956年出生于辽宁沈阳,旅居新加坡著名华裔油画家、国画家、双栖绘画理论创始人。其自幼酷爱绘画和音乐,曾就读于沈阳音乐学院舞台美术系、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油画研究生班。曾任中国书画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省舞台美术家协会理事等。现为新加坡奇缘艺术中心职业画家、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艺术总监、中国辽宁省鲁艺油画雕塑院专业画家、中国盛京画院艺术顾问。 艺术历程 1988年应辽宁美术馆建馆之约创作巨幅油画《灰色的梦》,并被其收藏。 1989年油画作品《人体背影》被选入在新加坡国际贸易中心举办的中国国际油画展。新加坡《联合早报》在头版发表文章,对该作品给予高度的评价,认其为中国当时最好的人体油画作品。同年又参加中国在新加坡举办的《白山黑水画展》,选送的三幅作品被当时多家画廊和机构颇为关注,均被收藏家收藏。  1990年,陈奇受新加坡鸿宇艺术中心邀请,由中国文化部派往新加坡举办油画展;后又被新加坡龙门轩画廊邀请举办个人画展。 1991年被《中国美术家大辞典》、《世界当代画家名人大辞典》收录。同年应聘在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做高级顾问。 1992年陈奇在新加坡龙门轩画廊举办个人油画画展。 1994年陈奇与新加坡艺术机构去巴布亚新几内亚写生并举办画展。 1993至1999年,陈奇从研究光和色的结合切入,在此基础上创立了新光色的绘画概念——双栖绘画理论。他首先从研究西方绘画大师的作品入手,选择不同时期的100名西方绘画大师,深入分析他们绘画使用的材料和技法,并且从理论上、观念上去理解他们的绘画精神、艺术思想理念、对光色的理解和物体反射光色的效果、限定空间及情感的宣泄方式,再结合中国的传统绘画技法,以似与非似之间的模糊意识来斟酌确定画面需要与被需要之间的微妙关系,进行深刻理解和揣摩,从而创立了古典主义、印象主义和现代主义三者不等结合的个人绘画技法。在这种技法的指导下完成了双栖绘画理论体系。 1995年陈奇的双栖绘画理论在新加坡申请了国际专利。 1995年被法国驻新加坡文化参赞授予“对西方油画最有研究的华人画家”。 1996年应邀为瑞士驻新加坡大使画个人肖像,并受邀到瑞士举办个人油画展。 1996年英国著名美术评论家见其双栖绘画作品,评论说:这种绘画概论已经摆脱了中国人画油画的习惯,作品已经融入了西方世界油画的创造理念和技术。 1997年-2006年开始每年都在德国豪华游轮海上俱乐部举办小幅油画风景写生画展。 从1996年至今,新加坡万德艺术中心总裁苏先生每年都在世界各地用不同形式,不定期的举办陈奇双栖绘画作品展览。 2007年由新加坡ARE集团出资特别为陈奇水墨画举办《陈奇水墨写意画个展》 2011年受沈阳故宫博物院之邀创作巨幅油画《醉色紫禁城》并被其收藏 2011年在5月甘肃秦安举办《陈奇双栖水墨童趣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广东省画院举办《陈奇双栖水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满韵清风陈奇双栖绘画彩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陕西榆林参加《荣光90将军名家书画展》 2011年9月在甘肃天水举办《陈奇风景写生油画精品及双栖水墨人物写意画展》 2011年9月参加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2011国际和平日纪念活动暨东北亚发展论坛 颂和平艺术展》 2011年12月作品入选“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国行”大型资料文献图书《盛世中国当代书画精品典藏》 2012年1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流金岁月—陈奇水墨人物肖像精品画展》 2012年3月在广州参加《三亚文化之旅》大型文化活动 2012年7月至8月甘肃四地举办《陈奇水墨人物及风景山水画展》 2012年8月应沈阳市光辉现代农业示范区邀请创作《高山流水》和《长城》两张巨幅国画作品并被其收藏 2013年3月应邀参加《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千米长卷》活动 2013年7月应辽宁省美协邀请参加第十四届大连艺术博览会 陈奇先生其绘画作品曾多次在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荷兰、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挪威、比利时、台湾等国家举办画展,大量作品被世界各地美术馆、艺术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家广泛收藏。作品还曾被新加坡李氏集团、新加坡IRE上市集团、新加坡同乐集团、马来西亚丰龙集团、台湾高逸集团、台湾立曜集团、香港李氏集团等机构收藏。 陈奇先生的重彩水墨写意人物画,凭借扎实的写实功力、生活基础和动漫设计特长,用独到的眼光和简洁的速写线条,聊聊数笔,就能勾勒出一个个可爱的人物形象,生动有趣,极富生活气息,特别是极具岭南画风、颇具视觉冲击的重彩人体画、母子系列画、西藏风情人物画以及风格别具、意趣天然的儿童画,深受收藏界的高度评价、喜爱和推崇。其作品系列被收藏者誉为:大简之美,童真之美,和谐之美,自然之美!!特别是《童趣》系列,简单笔墨,精深构思,自然和谐,扣人心弦!总能让人回忆起纯真、自由、快乐、美丽的童年!这些都是画家献给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2011年,在阔别祖国二十年后,受国内一些拍卖机构和藏家的邀请,陈奇先生重返祖国,以全新的艺术面貌,来回馈关心和喜爱他作品的朋友们。他的作品将不仅会给国内艺术界创作带来一股清新之风,而且也将成为收藏界的一支有无限升值潜力的原始股。 陈奇先生的油画作品1993年《荷塘悦色》被新加坡收藏家以20万新币(合人民币百万以上)收藏;《睡莲》被台湾富商以10万元新币收藏;双栖绘画作品《人体》被印尼商人以15万新币收藏;1993年《花神》被日本收藏家以350万日元收藏;《蒲公英》被日本私人美术馆以330万日元收藏,《夏日下》被日本商人以260万日元收藏;《莲荷移梦》被台湾富商以40万元新币收藏;《月影》被新加坡收藏家以50万元新币收藏等等.... 详细>>
艺术新闻
    文人画家霍香结笔下的蚂蚁火了

    最近蚂蚁很火,蚂蚁在古代又称“玄驹”,最早出现在汉初《尔雅•释篇》里,在其后的《大戴礼记》中说:“玄驹者,蚁也。”这是最早把蚂蚁叫做玄驹的记载。明代 医学家李时珍把玄驹列为中药的一种,写进《本草纲目》。该书 对“蚁”的释名中说:“大蚁喜酣战,故有马驹之称。”古人把蚂蚁叫做玄驹,是从长期观察中得来的。

    霍香结2016作《玄驹金刚图》69*34

    霍香结2016作《征途》69*34

    勤奋敬业是蚂蚁的天职,蚂蚁每时每刻都处于忙碌状态,它总是为了食物不停的奔波。

    霍香结2016作《玄驹智慧》69*34

    霍香结2016作《玄驹智慧》69*34

    永不放弃是“蚂蚁精神”的精髓,蚂蚁从不放弃。如果它们奔向某个地方,而你想设法阻止它们,它们就会寻找另一条路线。它们或往上爬,或从地下钻,或者绕行,直到它们寻找到另一条路线。多么美妙的哲学!从不放弃,一直寻找一条路线奔向你想去的地方

    霍香结2016作《玄驹对高处充满好奇》69*34

    霍香结2016作《玄驹团队》69*34

    未雨绸缪是蚂蚁的生存智慧,蚂蚁在夏天就为冬天作打算。竭尽全力储备尽可能多的食物,多么深刻的洞察力!不能天真地认为夏天会永远持续下去,所以即使在盛夏,蚂蚁也积极地为自己储备冬天的食物。

    霍香结2016作《视察成果》69*34

    霍香结2016作《玄驹图》69*34

    蚂蚁在冬天里想着夏天。这一点很重要。整个冬天,蚂蚁都在提醒自己:“冬天不会持续太久,我们很快就能到外面去”。于是在气温变暖的第一天,蚂蚁就会出去活动;如果气温变冷,它们再返回洞里。不一味地等待,这样蚂蚁永远会在气温变暖的第一天出去。

    霍香结2016作《玄驹图》69*34

    团结合作是蚂蚁的制胜法宝,也是我们工作所不可或缺的。蚂蚁体积小,所以促使了它们每次出动都是成帮结派,它们团结起来共同移动比自己大若干倍、重若干倍的食物。是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抛开同伴,即使是同伴牺牲,也会把同伴带回巢穴。

    霍香结2016作《寻找伙伴》69*34

    “蚂蚁”精神的真谛--爱心、同情心、团队合作与忠诚。蚂蚁虽然渺小,却有撼动大树的勇气,“小蚂蚁”身上体现出的“大精神”不断带给我们以深刻的启发。

    霍香结2016作《玄驹智慧》69*34

    霍香结2016作《玄驹图》69*34

    霍香结2016作《玄驹图》69*34

    存在和事物可以被认知和描述,绘画可以用自己的语言来实现这种表述;是因为人类心识的速度总是快于物质的速度,所以大圆满和恒性总是难以得到满足。无意识也远意识强大,我们只不过将无意识导到意识的入口或意识开始之处。这是今天我们讨论艺术的出发点。物象皆可抽离为具象,具象进一步剥离出抽象,绘画艺术或者高级的艺术是在这个范畴进行相对思维活动和表述的,笔墨,色彩,调性,诗意,空间唤醒,一丝一毫的精确地逼近我们想要表达的领地。隐喻和象征或者一种晦涩而抽象的思维易遭遇否定,失认,是因为这种描述更高更大存在的努力本身不容易被精确化,不直观。而实际上被“抽-象”出来的情愫是提炼和萃取的,是浓缩铀,它涵盖,迭代了更多的同一事物,好比用E,m,C来描述宇宙的完整性一样,尽管是阶段性的。过往的哲学对混沌而整一的表述是提示性质的,比如尽性(尽天地人之性方可与之参),离相(象)即见如来等等。所以即兴仅仅是切入,是随性的开始,最终还是要在更大维度上获得文明之源,不偏不倚。

    前些日与某位院长说:“今世绘画大抵两分。立足泰西之法者,尽乎营构色彩造型至极;立足传统者,转圜于笔墨之间,以情致至上。二者互有所取,干戈相向,然亦不似千禧之初,水火不容焉。而荸荠庵主无所处之,竟谓三不似,不似山水,不似花鸟,不似人物。漪漪而来,亹亹而去,偶寄云尔。固有之法尚黒,设色等而下之如金碧,青绿,浅绛。黑白中宣以冷暖二色,亦乃折中。故在黑白及墨分五采中求乾坤至大之情,至简之道。明王绂云:‘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营构布局之至化境,终究是时间因素,时空并置,故无复有东西之别。营构布局在人情,若果暗布经纬,强行叙事之则,不应失叙述之矩矱。”当然一种深刻的绘画还是需要叙事作为支持的,纯粹脱离叙事即以所谓色彩语言绘画语言进行的绘事活动仅仅只是浮于其表,于事物的复杂性无涉。黒本来也是色,笔墨如果是积墨法,实与油画无二志。但是中国绘画不是积墨法,而是从黑色当中衍变出“五采”来,也就是说从单一的一种色彩中撒豆成兵,变成千千万万的色彩出来,这个是需要大能量的。本质上与使用多种色彩达到随形赋彩的道路完全不同。中国绘画中的墨分五采,让墨分离的是水,水是墨的魂魄和灵。因此,可以衍生出无数的明暗关系和丰度,层次。一幅用墨写出来的作品,能够神光溢彩,气韵生动,在于水墨的醒与睡达到了融洽的状态。(--摘自霍香结《画灰录》)

    霍香结,别署萧乾父,号苦荬道人,等堂,白眼居士徕园主人等,五毒俱全之腐儒诗渣书奴各种外史。自幼习书,篆刻,及长习画。由唐楷入魏碑,篆籀,金石泉布碑额镜铭,遍参诸体,遂归于平正。画以白石老人为嚆矢,旁及缶翁,大涤子,八大,青藤,担当,志趣在董玄宰所谓南派渊薮,以文士之画为的旨。筑庐燕山深处,好淫读古书,喜述逸闻,结交天下奇人,乐此不彼。其所作笔墨精良,元气淋漓,未必青史留名,但与青山有点头之交。著有《地方性知识》(长篇,新世界出版社)、《灵的编年史》(长篇,收获杂志,作家出版社)、《灯龛》(诗集)、《象派》《旃檀林》(画册)、《龟堂印郛》、《明清篆刻边款铁笔单刀正书千字文》(学苑出版社)《铜座全集》(2020,作家社即出),长篇小说《日冕》(即出)等,并主持编撰《现代汉语史诗丛刊》《小说前沿文库》《历代印谱汇编》(初编),十三经注疏集等著作。作品曾在法国,意大利,德国,美国等地展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