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奇艺术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就可以关注陈奇艺术馆的官网

分享到:
艺术简介
      1. 陈奇网络艺术馆简介
      2. 陈奇,字悟石,1956年出生于辽宁沈阳,旅居新加坡著名华裔油画家、国画家、双栖绘画理论创始人。其自幼酷爱绘画和音乐,曾就读于沈阳音乐学院舞台美术系、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油画研究生班。曾任中国书画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省舞台美术家协会理事等。现为新加坡奇缘艺术中心职业画家、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艺术总监、中国辽宁省鲁艺油画雕塑院专业画家、中国盛京画院艺术顾问。 艺术历程 1988年应辽宁美术馆建馆之约创作巨幅油画《灰色的梦》,并被其收藏。 1989年油画作品《人体背影》被选入在新加坡国际贸易中心举办的中国国际油画展。新加坡《联合早报》在头版发表文章,对该作品给予高度的评价,认其为中国当时最好的人体油画作品。同年又参加中国在新加坡举办的《白山黑水画展》,选送的三幅作品被当时多家画廊和机构颇为关注,均被收藏家收藏。  1990年,陈奇受新加坡鸿宇艺术中心邀请,由中国文化部派往新加坡举办油画展;后又被新加坡龙门轩画廊邀请举办个人画展。 1991年被《中国美术家大辞典》、《世界当代画家名人大辞典》收录。同年应聘在新加坡良一投资有限公司艺术部做高级顾问。 1992年陈奇在新加坡龙门轩画廊举办个人油画画展。 1994年陈奇与新加坡艺术机构去巴布亚新几内亚写生并举办画展。 1993至1999年,陈奇从研究光和色的结合切入,在此基础上创立了新光色的绘画概念——双栖绘画理论。他首先从研究西方绘画大师的作品入手,选择不同时期的100名西方绘画大师,深入分析他们绘画使用的材料和技法,并且从理论上、观念上去理解他们的绘画精神、艺术思想理念、对光色的理解和物体反射光色的效果、限定空间及情感的宣泄方式,再结合中国的传统绘画技法,以似与非似之间的模糊意识来斟酌确定画面需要与被需要之间的微妙关系,进行深刻理解和揣摩,从而创立了古典主义、印象主义和现代主义三者不等结合的个人绘画技法。在这种技法的指导下完成了双栖绘画理论体系。 1995年陈奇的双栖绘画理论在新加坡申请了国际专利。 1995年被法国驻新加坡文化参赞授予“对西方油画最有研究的华人画家”。 1996年应邀为瑞士驻新加坡大使画个人肖像,并受邀到瑞士举办个人油画展。 1996年英国著名美术评论家见其双栖绘画作品,评论说:这种绘画概论已经摆脱了中国人画油画的习惯,作品已经融入了西方世界油画的创造理念和技术。 1997年-2006年开始每年都在德国豪华游轮海上俱乐部举办小幅油画风景写生画展。 从1996年至今,新加坡万德艺术中心总裁苏先生每年都在世界各地用不同形式,不定期的举办陈奇双栖绘画作品展览。 2007年由新加坡ARE集团出资特别为陈奇水墨画举办《陈奇水墨写意画个展》 2011年受沈阳故宫博物院之邀创作巨幅油画《醉色紫禁城》并被其收藏 2011年在5月甘肃秦安举办《陈奇双栖水墨童趣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广东省画院举办《陈奇双栖水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满韵清风陈奇双栖绘画彩墨写意画展》 2011年7月在陕西榆林参加《荣光90将军名家书画展》 2011年9月在甘肃天水举办《陈奇风景写生油画精品及双栖水墨人物写意画展》 2011年9月参加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2011国际和平日纪念活动暨东北亚发展论坛 颂和平艺术展》 2011年12月作品入选“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国行”大型资料文献图书《盛世中国当代书画精品典藏》 2012年1月在沈阳故宫博物院举办《流金岁月—陈奇水墨人物肖像精品画展》 2012年3月在广州参加《三亚文化之旅》大型文化活动 2012年7月至8月甘肃四地举办《陈奇水墨人物及风景山水画展》 2012年8月应沈阳市光辉现代农业示范区邀请创作《高山流水》和《长城》两张巨幅国画作品并被其收藏 2013年3月应邀参加《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千米长卷》活动 2013年7月应辽宁省美协邀请参加第十四届大连艺术博览会 陈奇先生其绘画作品曾多次在美国、法国、英国、德国、荷兰、日本、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挪威、比利时、台湾等国家举办画展,大量作品被世界各地美术馆、艺术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家广泛收藏。作品还曾被新加坡李氏集团、新加坡IRE上市集团、新加坡同乐集团、马来西亚丰龙集团、台湾高逸集团、台湾立曜集团、香港李氏集团等机构收藏。 陈奇先生的重彩水墨写意人物画,凭借扎实的写实功力、生活基础和动漫设计特长,用独到的眼光和简洁的速写线条,聊聊数笔,就能勾勒出一个个可爱的人物形象,生动有趣,极富生活气息,特别是极具岭南画风、颇具视觉冲击的重彩人体画、母子系列画、西藏风情人物画以及风格别具、意趣天然的儿童画,深受收藏界的高度评价、喜爱和推崇。其作品系列被收藏者誉为:大简之美,童真之美,和谐之美,自然之美!!特别是《童趣》系列,简单笔墨,精深构思,自然和谐,扣人心弦!总能让人回忆起纯真、自由、快乐、美丽的童年!这些都是画家献给全社会的精神财富! 2011年,在阔别祖国二十年后,受国内一些拍卖机构和藏家的邀请,陈奇先生重返祖国,以全新的艺术面貌,来回馈关心和喜爱他作品的朋友们。他的作品将不仅会给国内艺术界创作带来一股清新之风,而且也将成为收藏界的一支有无限升值潜力的原始股。 陈奇先生的油画作品1993年《荷塘悦色》被新加坡收藏家以20万新币(合人民币百万以上)收藏;《睡莲》被台湾富商以10万元新币收藏;双栖绘画作品《人体》被印尼商人以15万新币收藏;1993年《花神》被日本收藏家以350万日元收藏;《蒲公英》被日本私人美术馆以330万日元收藏,《夏日下》被日本商人以260万日元收藏;《莲荷移梦》被台湾富商以40万元新币收藏;《月影》被新加坡收藏家以50万元新币收藏等等.... 详细>>
艺术新闻
    网观——2020鱼儿山人(雷刚)精品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

    2020年11月11日上午11点11分,由个山美术馆主办,中国美术市场报社、广东佛山顺味食品有限公司、广东汕头富嘉大酒店、广东汕头碧湾温泉度假酒店联合协办的“网观——2020鱼儿山人(雷刚)精品展”在个山美术馆隆重展出。本次画展由个山美术馆馆长刘海博策展,艺术评论家贾谬担任学术主持。共展出鱼儿山人(雷刚)2014年以来的艺术精品30余幅,艺术风格从传统到网格,再到汉字解构等一系列作品,受到众多到场嘉宾的一致好评。

    打开艺术的“天眼”——雷刚的现代山水

    现代主义艺术是在人类的精神危机中诞生的。现代艺术与古典艺术之间的鸿沟,不仅模糊了艺术的边界,也造成了艺术本身的危机——艺术究竟是什么?两边各执一词,互不通融。人们越来越不明白什么才是艺术。为了不使问题泛化,这里说的艺术一词,指的是狭义的视角艺术——绘画。现代主义的艺术大师贾科梅蒂很好地应答了这个问题。贾科梅蒂认为,艺术家的职责就是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需求,为人类提供新的观看世界的方式。这不仅从定义上挽救了绘画艺术——让绘画回到了视觉,也准确地定义了创新。现代主义的创新,就是不再以肉眼的生理惯性,去观看世界的透视原理中的三维客观(写实主义),而是用大脑(立体主义)和心灵(表现主义)去观看世界更多的本质。现代艺术观看世界的眼睛不再是我们日常的生理的肉眼,不仅让我们想起佛经里面“开天眼”的说法。天眼并不是神不可测的神通,而是看到了我们肉眼看不到的东西。

    传统中国画在现代语境下的创新,百年来大都是在形式和技巧,甚至题材上学习西方,鲜能用自己的眼睛和视角去看世界,枉论打开自己艺术的“天眼”。可喜的是,从雷刚的现代山水画中,我们看到了打开艺术“天眼”成功的实验。

    雷刚的艺术起点是宋画山水,这是中国山水画的第一座高峰。其实,古人画山水,看到的山水不仅仅是肉眼中的石头和树,而是道眼看到的气——造化之气寓于形而在万象中呈现的势与韵。道眼,天眼,一个意思。今天,百年西化造成的传统断裂已经使我们丧失了望气的道眼,面对已经开了天眼的古人,无疑创新更加困难。雷刚宋画山水的功力很好,得了古人的气象,这就为创新准备了底气。这很重要。

    雷刚的“网格山水”系列,是画家打开艺术“天眼”的成功尝试。“网格山水”的画面形式是一张起伏延展的网,坊内以元素思维,更多地关注的是构成网的网格,所以称之为“网格山水”。我认为,这一系列现代山水作品,至少从三个维度突破了肉眼观看世界的局限。

    一,古人画山水是自然世界观的体现,所以古人看到的是造化,阴阳,气象。山水不在于山和水,而是世界观的一个形式。雷刚做为现代人,尤其在网络时代,他看到世界就是一张网,世界被网络成了一个整体,一切具体的运动变化都被这张网的起伏延展包罗着。他用山水的形式成功地表达了世界这张网。

    二,在科学进入的微观时代,人类对世界的观察已经从原子到了量子。量子的运动是科学世界观的最前沿。于是,世界这张网被元化为一个个网格,墨色的浓淡变化恰恰表现了量子般即生即灭的微观运动。这就为绘画打开了微观时代的“量子之眼”。

    三,其实,网格还可以元化,构成无数网格的是两条线,经线和纬线。这就从西方现代艺术的形式构成又回到了中国画的灵魂——线。经纬两条线的变化就从现代科学对世界的微观观察,回到了中国传统的世界观——世界的运动就是阴阳的变化。

    雷刚的“网格山水”系列,从中国画的线出发,以网格和网,实现了中国画的现代主义的形式构成,这是艺术语言上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在艺术思想上,融通了中国传统的阴阳的世界观(经纬)和现代科学的量子微观(网格),以及人类在当下世界的处境(网)。更值得称许的是,近看“网格山水”,是一个个网格与一张网(看山不是山),远观之,又看不到网和网格,而就是一幅山水画(看山还是山),我们看到的是山水形式的气韵生动的万象。气韵和物象,这是中国画的本体。在当下书画界,创新已经成了一种流行病,但往往用力过猛,好比装潢房间,劲一大却把房子给拆了,失去了本体。这是“创新”最大的误区。雷刚对中国山水画的现代创新,所有成功的探索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没有偏离中国画的本体。

    雷刚并没有重复网格山水,他的形式创新能力非常强,这完全因自打开了艺术的“天眼”。只要打开了艺术的“天眼”,就能看到更多的“新”。雷刚的《匡庐图》、《清晨入古寺》等作品,面貌上是本本真真的传统的山水气象,但山体的构成完全是自己的现代语言。中国画的线,在这里突破了写实意义上的工笔的勾勒功用,也突破了表现意义上的写意功用,这些线远观之,呈现出的是山的气象,近看却是一组组的像指纹一样的纹路。我为之命名——“指纹山水”。

    指纹在这里是一种隐喻。

    人的生命,从一粒受精卵到胎体到出生,是自然造化最为神奇,也是我们最为未知的过程。天地运转的不同时点的宇宙气场的不同,与各自父母基因的不同,使生命孕化的过程在微观上千差万异。神秘的孕化,为我们留下的各自不同的痕迹,就是指纹。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也没有两人完全相同的指纹。从古代的相命师,到现代的侦察术,人类隐约把握着这造化神秘的痕迹。指纹,隐喻了生命个体与自然整体独一无二的创造关系。因此也隐喻了宿命。

    失去道眼的中国山水画家,只知道用古人的各种皴法,去表现山的肌理;而雷刚,用“基因之眼”与“宿命之眼”,看到了“指纹”,看到了大自然造山运动的元气的痕迹,他的现代性的“指纹山水”,不仅以“指纹”的发现,为绘画打开了新的观看世界的方式,而且以“纹指”的形式——造物的痕迹——指向了整体,指向了整体(本质)与个体(现象)之间神秘的宿命,让艺术进入了哲学与神学的范畴。

    雷刚的现代山水的创新,其成功之处不仅在于现代主义的形式构成,更重要的是为现代人提供了更深刻地认识现代世界的观看方式。打开了现代艺术的“天眼”,从而与道眼看山水的古人,站在了同样的高度。

    (作者:贾谬,诗人,艺术评论家,现为《澳门导报》副总编)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作品《白酒新开九酿》34x132

    展览作品《楚乡春夜》34x132

    展览作品《暮从碧山下》34x132

    展览作品《望飞来半空》34x132

    展览作品《碎语-兰莲花34x132

    展览作品《网云34x132

    展览作品《格义》90x90

    展览作品《格义》45x90

    展览作品《觅翠微身》90x90

    展览作品《网云60x120

    展览作品《网云90x90

    展览作品《西窗晓月》160x160

    名家合璧作品《蜀山琴音图》山水部分(雷刚)

    到场嘉宾:徐忠平

    到场嘉宾:姚兴文

    到场嘉宾:李汉

    到场嘉宾:熊龙灯

    到场嘉宾:简斌

    学术主持:贾谬

    参展画家:鱼儿山人(雷刚)

    雷刚 号鱼儿山人,1975年出生于河北省张家口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职业艺术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