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吴怀艺术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就可以关注黄吴怀艺术馆的官网

分享到:
艺术简介
      1. 黄吴怀网络艺术馆简介
      2. 黄吴怀,1939年出生,广西来宾市武宣县人,现定居北京。我国著名书法家、文学家、中国怀体书法创始人。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学会常务委员会终身常务委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协会副主席、联合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世界华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东京中国书画院高级院士、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高级会员、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副理事长、芝加哥美中文化艺术中心首届名誉顾问、《中国精品艺术》特约顾问、中国民族文艺家协会艺术发展部终身副部长、世界华人艺术网艺术顾问。 黄吴怀先生善于博采众长为我所用,更善于从中建立自己的书法品味和书写性格,他的书法作品体现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好似天然偶得,信手拈来,又像倚情而作,直抒胸臆,点画间,落笔坦荡,笔底遒劲有力,千回百转中,游荡出天真豪情。 其书法既有苏轼笔法的丰腴跌宕,又似黄庭坚纵横昂藏的挺拔,细观之,可见米芾俊迈豪放的沉着痛快感,又或可见二王,张旭,怀素之风。字势险峻跌宕,有一种奇峰交错、万壑奔流的气势;通过干湿浓淡等方法使其交相辉映,虽为汉字,却有着丰富多变的画面层次感;在他的诸多作品中,往往点上奇妙的一笔,使书法作品绽放出画的灵韵,渗透着一股端庄之美和荡气回肠之魂,在沉雄博大的书法质感中透出温润、儒雅、灵动、生机盎然的光泽,具有一种流动的韵律美。 正可谓是于古雅大度中见趣味,于浩然正气中显风骨,将刚柔并济拿捏得入木三分,把握得出神入化,那紧密结体所流动的韵味是最令人称奇,加上渊博的知识素养,书风凝厚稳健而又俊逸潇洒,堪称熔古标新!书法造诣受到评论家和同行们的一致认可,并被各界人士所熟悉并称道,中央台领导出国访问,用作礼品赠送各国政要,曾得到以色列前总统魏茨曼、赞比亚前副总统卢潘多·姆瓦佩的赞赏,被众多书法专业人士称之为“中国怀体书法”,并在海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详细>>
艺术新闻
    邵大箴:文艺不当求表面繁荣 虚境是成功要素

    著名文艺评论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先生31日在此间论及中华美学精神之内核,称文艺创作者只有到达“虚境”之境,其作品方能真正打动人心。

      当日的“艺术家眼中的中华美学精神”专题研讨会上,邵大箴先生首先提及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即“当代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当代中国为什么产生不了大科学家、大思想家、大文学家、大艺术家?”他表示,关于文艺这部分,我觉得其中跟我们对中华美学精神学习、领会的不够很有关系,即中华美学精神的“虚境”我们不太注意。

      “虚境”是由实境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的空间,它一方面是原有画面在联想中的延伸和扩大,另一方面又是伴随着这种具象联想而产生的情、神、意的体味和感悟,即“不尽之意”。

      邵大箴认为,好的文艺作品那种打动人但说不出来的东西,是诗意,不管表达什么题材,重大题材也好,艺术小品也好,必须要有诗意诗性,否则是不能打动人的。“客观现实美对艺术家的启发,对他产生一种感动的作用,诗意又来源于艺术家的主观感受,这是主客观的统一,所以诗意诗性的作品一定是主客观交融的,既传物质神又传作者的神。”

      邵大箴强调,“在这种情况下艺术家必须要非常冷静的、理性的并富有感性的去深入生活,对生活进行观察、分析、批评包括歌颂也好,必须都与客观现实有一定的距离。换句话说,就是艺术家不能有直接的功利目的。”

      邵大箴认为,“虚境”是中华传统美学精神的重要内核,当然我不是说虚境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但虚境对我们抑制和批评当前艺术界浮躁、求表面大繁荣的风气有作用。所以,艺术家提高艺术修养,研究中国美学精神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邵大箴的观点,北京人艺一级编剧郭启宏表示赞同,“关于戏剧追寻什么历来有多种说法,有一种叫教化说、娱乐说、盈利说等等,这些说法尽管不无道理,但唯独漏掉了最本真又最高贵,因而也是最重要的品格,这就是审美,我认为戏剧创作和演出活动原本是高尚的,尊贵的审美活动,成功的戏剧作品就是在张显美学精神,中国戏剧发展到今天一些戏剧活动理应旗帜鲜明的彰显中华美学精神。”

      郭启宏表示,“我认为中国戏剧的终极追求应该是对中华美学境界的追求,美学境界有两个层面的含义,第一层面是立足于现实生活,戏剧活动必须面临当下;另一层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追寻精神的超越,对生活层面的参与不等于沉迷在世俗的欲望之中,只有超越现实功利才能使境界得到提升,就跟‘虚境说’一样,如果没有超越功利做法的话,艺术搞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