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非艺术馆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

就可以关注朱非艺术馆的官网

分享到:
艺术简介
      1. 朱非网络艺术馆简介
      2. 朱非,1945年出生于浙江绍兴。自幼学书,临池不辍。楷书学欧,行书学二王、赵、董。擅行楷。[1]  现任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艺委会委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书画收藏委员副主任,绍兴市墨趣会会长。 朱非书法流连传统,不随时风;运笔老辣、干净。六十岁后自成一体。分别在绍兴、宣城、无锡、北京、哈尔滨、萧山、浦江、福州、常熟、温州、通渭、日本等地举办书法展览,并多次为重要景点书写碑文、楹联,颇得行家好评。 已印行的文史作品有《斗门史说》、《斗门之谜》;书法作品有《朱非行书两种》、《春夜宴桃李园序》、《古越龙山碑》、《春山朱墨》、《梦逐晋唐》、《画眉深浅》、《西安都城隍庙碑》、《我写我体》、《兰亭十三跋》、《翰墨书香----朱非、苏士澍金石书法求教展》、《砚馀集》等。详细>>
艺术新闻
    初心不忘——画家子虚就杨晓阳“丝绸之路”专题展观后感

     

    不久前,与金十、默公两位好友前往中国美术馆观看刘知白先生遗作展,观毕,路过美术馆中庭,邂逅杨晓阳“丝绸之路”专题展,我正发着对其画作的不满,好友默公对我言:“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侧目一看,果然在几米处,十余家媒体的长枪短炮正对着一位红光满面的尊者,此君正是杨晓阳。

    说实话,对杨君之画作,在下实在不敢恭维,论其人物造型,丑陋不堪,怪态生焉。看来杨先生是在追求一个“奇”字,但“奇”不是“怪”。奇和怪虽然经常结合在一起出现,但这二字是属于两个不同概念的,“奇”是出于常理但又区别于常理的一种鲜见现象。而“怪”则是悖于常理又超出情理之外的一种荒诞现象,令人无法理解和接受。因此在艺术创作中要防止为求奇而落怪。看来杨先生还是不谙这个中味道呀!

    再论其笔墨,杨君笔墨有量无质,黄宾虹先生曾论用笔云:用笔有度,皴与皴相错而不相乱,皴与皴相让而不相碰,古人言书法,尝有担夫争道之喻。盖担夫膊能承物。既有其力,数十担夫相遇于途,或让左,或让右,虽彼来此往,前趋后继,不致相碰。此用笔之妙契也。再观杨君画作,笔墨一团混乱,乌烟四起,无章无法。

    若再谈其画境,那更是奢谈(此处你懂得),如此劣质作品的作者竟然身为国家画院之院长,堂而皇之地悬于有着“中国最高艺术殿堂之称”的中国美术馆,真的是无语了。

    此时,我想起一个民间故事,说有一人其丑无比,因此白日不敢见人,只好半夜出来溜达,但还是把偶遇的人吓得半死,坊间议论,生的丑陋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在这场人间闹剧中,微信上偶有一些不赞同的正义声音,瞬间就被屏蔽,当看到满网络的高调歌颂,评论家们的组团赞扬,我痛苦地反复揣度着,呜呼,我读懂了两个字“权利”,分开就是权力与利益,有时候权力就像是一个任性的嫖客,那利益就是娼妓。

    我想杨君学画伊始也是想着把画画好的,但不知是什么原因?画着画着就成了这个样子,我想这值的杨君静夜深思,真言逆耳,还是让我们不忘初心吧!

    杨晓阳作品欣赏

    杨晓阳作品欣赏

    杨晓阳参展作品局部欣赏

     

     

     

     杨晓阳参展作品局部欣赏

     

     

     

     

     

     

     

     

     

     

     

     

     

     

=